博文荟萃

东星太子:何家劲与乌鸦、太子等几位大佬吃

taohuaxian

精选的东星太子: 何家劲与乌鸦、太子等几位大佬吃

曾经演绎出经典角色南侠展昭、长风镖局少局主郭旭、黑道枭雄马永贞等等,令人津津乐道,给我们童年美好的回忆的帅哥何家劲,息影多年,媒体很少报道他,很少机会与大家见面了,然而好多影迷们还是很关切的最近的动态,好想知道劲哥现过过得怎么样?

何家劲与乌鸦、太子等几位大佬吃饭 坦言感觉这顿饭有点“危险”

大家还真不知道哪里可以了解到何家劲近期状况,或许大家知道也就是他息影后自己做生意,做健康食品,成为一个很成功的企业老板。

随着短视频媒体平台的盛行,不只是网红,好多明星也会发表一些日常生活短视频发到网上,与粉丝们互动,在这些平台上,我们翻屏也会翻到一些老戏骨的熟面孔,何家劲也是紧跟时尚的,近日我们看到何家劲录了一段短视频,视频中他介绍了一起吃饭的几位大佬。

何家劲与乌鸦、太子等几位大佬吃饭 坦言感觉这顿饭有点“危险”

视频中何家劲一脸笑容,说今晚吃一顿饭有点“危险”,原因在座有多位大佬在场,第一个介绍的是“大师兄”林国斌,他在周星驰电影中,《破坏之王》中出演“断水流大师兄”,一出场就以一人之力毫无压力地把跆拳道部主将、胜于拳击部主将、胜于剑道部主将、胜于柔道部主将多人一起打败,那句“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令人印象深刻。

何家劲与乌鸦、太子等几位大佬吃饭 坦言感觉这顿饭有点“危险”

第二个介绍的乌鸦哥张耀扬。当镜头转到乌鸦哥时,他还展现比V 的手势。现在的张耀扬的面相与乌鸦简直判若两人,气质完全不一样了,现在张耀扬长得很面善。

何家劲与乌鸦、太子等几位大佬吃饭 坦言感觉这顿饭有点“危险”

跟乌鸦一起吃饭,网友们肯定不会忘记调佩一番的,大呼真担心一言不合就翻台了,真怕何家劲今晚会吃不饱了。

何家劲与乌鸦、太子等几位大佬吃饭 坦言感觉这顿饭有点“危险”

在座的大佬还有《古惑仔》很能打的“太子”卢惠光。卢惠光曾经是成龙的保镖,年轻时跟住成龙大哥一起拍过不少动作电影,无论是戏里戏外都是很能打的。

何家劲与乌鸦、太子等几位大佬吃饭 坦言感觉这顿饭有点“危险”

洪兴的太子与东星的乌鸦坐在同一台上吃饭,真是难见的场景。

最后还有一位,对于他可能比较生面孔,他是饰演过李元霸。

何家劲与乌鸦、太子等几位大佬吃饭 坦言感觉这顿饭有点“危险”

最后何家劲有一个很纠结的问题的,这么多位“狠人”在,不知道今晚这餐饭是谁结账了? 有网友说,如果不是太子在,乌鸦早掀桌子了。

最新东星太子: 何家劲与乌鸦、太子等几位大佬吃可以看看这篇名叫新型品出现:危害是**一千倍 吃后任人摆布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东星太子: 何家劲与乌鸦、太子等几位大佬吃

我们找到第1篇与新型品出现:危害是**一千倍 吃后任人摆布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新型品出现:危害是**一千倍 吃后任人摆布

原标题:紧急提醒:新型品“蓝精灵”出现!危害是海洛因一千倍,吃后任人摆布

“那是一个本令我感到无比舒服的晚上,我在布鲁克林的一家酒吧里和我的准男友约会。整个晚上我只喝了一杯半的金汤力,并且我似乎从未放下我的酒杯。

“那杯酒很甜,令我很放松,我聊天聊得很开心。但我的记忆似乎停止于此了。

“当我试图回忆那晚时,我只能想起我的朋友在戏弄我、我在大笑,周围的人都显得无比高大。除此之外,我再也想不起任何事情。”

这是纽约《The Cut》杂志中,一段关于女性在酒吧被人在酒杯中暗中投入了氟硝西泮后的描写。

氟硝西泮,医学上有安神镇静的效果,它还有一个名字——“蓝精灵”。

从今年5月开始,“蓝精灵”在多地出现。

首次查获“蓝精灵”

连尿检也检测不出

今年5月22日,浙江奉化公安分局西坞派出所接到报警,有人在岳林街道梅里达附近一单身公寓吸。

民警现场突击检查,奇怪的是,两个90后的常规尿检结果为阴性,并未检测到吸情况。

其实,这两个年轻人正在吸食一种叫“蓝精灵”的新型品,连常规尿检也检测不出。

民警很快抓获了他们的上家,90后小江落网时,正在宁波鄞州一家酒店外面“做买卖”,身上藏着7粒“蓝精灵”。

突击搜查小江的出租屋,民警又发现了66颗药丸。

据三人交代,从今年5月开始,他们从网络上购买“蓝精灵”,通常会在KTV包厢内贩卖。

目前,这三个90后因涉嫌贩卖品被刑事拘留。

两三元钱成本价从日本海淘

加价到300多元兜售

仅仅不到一个月,“蓝精灵”又被民警在金华浦江发现。

今年6月,浦江民警接到线索,有人在网络上代购“蓝精灵”。

民警侦查发现,这些贩卖“蓝精灵”的犯罪嫌疑人,分布的地域很广,涉及浙江、江西、福建、上海和北京等地方。

犯罪嫌疑人小王落网后说,其实,他以前是一名微商。

今年年初,他意外发现一个发财捷径:从日本海淘一种处方药,“这种叫氟硝西泮的处方药,一板药有十粒,从日本过来的成本价只要2到3元,在网上很受欢迎,不用多做介绍,只要拍张图片发在朋友圈,就有人主动来问来买。”

民警侦查发现,“蓝精灵”的差价很离谱,在金华KTV等娱乐场所兜售时,每一板最先是卖120元,后涨到200元,最后到300多元。

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专案组锁定分布在全国10多个省市的犯罪嫌疑人,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4人,其中刑事拘留19人,行政拘留5人。

在行动中,共查获涉案品“蓝精灵”1000余粒。

另外,8月初因在朋友圈贩卖新型品“蓝精灵”, 有9人被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这些犯罪嫌疑人,大多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配酒喝会使人兴奋

属于第三代品

“吃完后,只要撑过两个小时的困乏期,就会让人处于一种兴奋状态,脑子一片空白,忘记一切烦恼,如果混上酒食用的话,会让人兴奋、迷乱、醉生梦死……”

95后杭州人小江,偶然一次接触到“蓝精灵”后,逐渐成瘾,多次通过代购购买并服用该药。

资料显示,氟硝西泮有安眠、镇静、遗忘、肌肉松弛等作用,其中遗忘和催眠的作用最为明显。

当这种成分和酒精一起合用时,会令肌肉过度镇静和精神运动损害,有时甚至会出现兴奋、错乱等反应。

办案的奉化民警说,氟硝西泮到了不法分子手里,他们会教唆购买者混着酒喝、或含在嘴里,“这就和吸食品一样。”

“蓝精灵”会不会一闻就倒

在娱乐场所工作的小刘说,他对于“蓝精灵”早有所闻,含在舌头下,舌头就会变蓝,“还有,泡在酒水或饮料里,会轻微泛起蓝色,味道有点苦。”

“听说这玩意服用一粒后,就是挨一巴掌,你都可能不知道,第二天醒来时,大部分事情会忘记。对于女孩来说,喝了这种药,和体出行没差别,你在别人眼里,将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滥用这类药物,和吸食冰等品一样,都会产生强烈的依赖性。

作为处方药的“蓝精灵”溶于水,液体是淡蓝色的,但同类的合成类似物质,有的就是无色无味,溶于水后也不容易被人发现。如果是在酒吧等娱乐场所,如果有人把它放进饮料或酒里,不容易被察觉。

在以往警方查获的案件里,发现有人故意把冰放进酒水里,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吸食,最后成瘾。

危害是第一代品1000倍

“蓝精灵”是属于新精神活性物质。新精神活性物质又称“策划药”或“实验室品”,是不法分子为逃避打击而对管制品进行化学结构修饰得到的品类似物,具有与管制品相似或更强的兴奋、致幻、麻醉等效果。

新精神活性物质在2013年《世界品报告》中首次被提出。联合国对其定义是,没有被联合国国际公约(包括《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和《1971年精神药物公约》)管制,但存在滥用,并会对公众健康造成危害的单一物质或混合物质。

新精神活性物质也被称为“第三代品”。(第一代品是指海洛因、大麻、可卡因等传统品,第二代品指冰、黄粉等合成品。)

比如之前警方发现的笑气、恰特草、小树枝、跳跳糖等,都属于新精神活性物质。

值得警惕的是,第三代品对人体的健康危害极大。

据了解,许多新精神活性物质的理作用比海洛因、吗啡等传统品更加强烈,像我国列管的U-47700的药效约是吗啡的7.5倍。

少量吸食新精神活性物质,人会出现心动加速、血压升高、肝肾功能衰竭等急性中症状。大量吸食后会引起偏执、焦虑、恐慌、被害妄想症等反应,严重的会精神错乱,甚至抽搐、休克、脑中风死亡,危害是第一代品的1000倍。

新精神活性物质,主要以中枢兴奋和致幻作用为主,因此,滥用后急性中情况下主要表现为发生不可控制的兴奋、易激惹、冲动、性乱行为,并由此导致性病、艾滋病、肝炎等传染性疾病的感染传播。

“绝命师”伪装各类管制品种

新精神活性物质的管制是国际禁领域公认的难题。

现在,全球已发现的品种从2012年的7类251种增加到2017年的9类789种,报告发现的国家和地区由2012年的70个增加到2016年的107个。

但新精神活性物质繁殖能力超强。

境内外的“绝命师”们为逃避打击,一旦发现某品种被列入管制,就会在短时间内研制出新的非列管新精神活性物质。另一些人还会改变过去照单生产的固有模式,开始自主研发非列管品种并向外推销。

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滥用问题主要集中在欧美、俄罗斯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但在中国内地地区也有发现。

2016年,中国内地地区共发现22份可直接吸食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制品,主要由云南、湖北、辽宁等地公安机关在娱乐场所缴获。

从外观看,这些制品以香料、花瓣、烟草及电子烟油等形态出现,与海洛因、冰等常见品相比伪装性更强。从成分看,它们含有多种合成大麻素成分,具有较强的致幻作用。

“由于具有更强的伪装性,使得许多青少年出于好奇或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开始接触这种品”,这类物质多为海外代购或留学生等群体带入,吸食者多为青少年。

注意:品的伪装还有这些!

见到的话请警惕!

来源:都市快报(ID:dskbdskb 记者 程潇龙,首席记者 杨丽,通讯员 应伟健 杨鹏)、人民日报微博

最新新型品出现:危害是**一千倍 吃后任人摆布可以看看这篇名叫氟硝西泮:新型品出现:危害是**一千倍 吃后任人摆布的文章,可能你会获得更多新型品出现:危害是**一千倍 吃后任人摆布

我们找到第1篇与氟硝西泮:新型品出现:危害是**一千倍 吃后任人摆布有关的信息,分别包括:

以下是的一些我们精选的氟硝西泮:新型品出现:危害是**一千倍 吃后任人摆布

原标题:紧急提醒:新型品“蓝精灵”出现!危害是海洛因一千倍,吃后任人摆布

“那是一个本令我感到无比舒服的晚上,我在布鲁克林的一家酒吧里和我的准男友约会。整个晚上我只喝了一杯半的金汤力,并且我似乎从未放下我的酒杯。

“那杯酒很甜,令我很放松,我聊天聊得很开心。但我的记忆似乎停止于此了。

“当我试图回忆那晚时,我只能想起我的朋友在戏弄我、我在大笑,周围的人都显得无比高大。除此之外,我再也想不起任何事情。”

这是纽约《The Cut》杂志中,一段关于女性在酒吧被人在酒杯中暗中投入了氟硝西泮后的描写。

氟硝西泮,医学上有安神镇静的效果,它还有一个名字——“蓝精灵”。

从今年5月开始,“蓝精灵”在多地出现。

首次查获“蓝精灵”

连尿检也检测不出

今年5月22日,浙江奉化公安分局西坞派出所接到报警,有人在岳林街道梅里达附近一单身公寓吸。

民警现场突击检查,奇怪的是,两个90后的常规尿检结果为阴性,并未检测到吸情况。

其实,这两个年轻人正在吸食一种叫“蓝精灵”的新型品,连常规尿检也检测不出。

民警很快抓获了他们的上家,90后小江落网时,正在宁波鄞州一家酒店外面“做买卖”,身上藏着7粒“蓝精灵”。

突击搜查小江的出租屋,民警又发现了66颗药丸。

据三人交代,从今年5月开始,他们从网络上购买“蓝精灵”,通常会在KTV包厢内贩卖。

目前,这三个90后因涉嫌贩卖品被刑事拘留。

两三元钱成本价从日本海淘

加价到300多元兜售

仅仅不到一个月,“蓝精灵”又被民警在金华浦江发现。

今年6月,浦江民警接到线索,有人在网络上代购“蓝精灵”。

民警侦查发现,这些贩卖“蓝精灵”的犯罪嫌疑人,分布的地域很广,涉及浙江、江西、福建、上海和北京等地方。

犯罪嫌疑人小王落网后说,其实,他以前是一名微商。

今年年初,他意外发现一个发财捷径:从日本海淘一种处方药,“这种叫氟硝西泮的处方药,一板药有十粒,从日本过来的成本价只要2到3元,在网上很受欢迎,不用多做介绍,只要拍张图片发在朋友圈,就有人主动来问来买。”

民警侦查发现,“蓝精灵”的差价很离谱,在金华KTV等娱乐场所兜售时,每一板最先是卖120元,后涨到200元,最后到300多元。

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专案组锁定分布在全国10多个省市的犯罪嫌疑人,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4人,其中刑事拘留19人,行政拘留5人。

在行动中,共查获涉案品“蓝精灵”1000余粒。

另外,8月初因在朋友圈贩卖新型品“蓝精灵”, 有9人被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这些犯罪嫌疑人,大多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配酒喝会使人兴奋

属于第三代品

“吃完后,只要撑过两个小时的困乏期,就会让人处于一种兴奋状态,脑子一片空白,忘记一切烦恼,如果混上酒食用的话,会让人兴奋、迷乱、醉生梦死……”

95后杭州人小江,偶然一次接触到“蓝精灵”后,逐渐成瘾,多次通过代购购买并服用该药。

资料显示,氟硝西泮有安眠、镇静、遗忘、肌肉松弛等作用,其中遗忘和催眠的作用最为明显。

当这种成分和酒精一起合用时,会令肌肉过度镇静和精神运动损害,有时甚至会出现兴奋、错乱等反应。

办案的奉化民警说,氟硝西泮到了不法分子手里,他们会教唆购买者混着酒喝、或含在嘴里,“这就和吸食品一样。”

“蓝精灵”会不会一闻就倒

在娱乐场所工作的小刘说,他对于“蓝精灵”早有所闻,含在舌头下,舌头就会变蓝,“还有,泡在酒水或饮料里,会轻微泛起蓝色,味道有点苦。”

“听说这玩意服用一粒后,就是挨一巴掌,你都可能不知道,第二天醒来时,大部分事情会忘记。对于女孩来说,喝了这种药,和体出行没差别,你在别人眼里,将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滥用这类药物,和吸食冰等品一样,都会产生强烈的依赖性。

作为处方药的“蓝精灵”溶于水,液体是淡蓝色的,但同类的合成类似物质,有的就是无色无味,溶于水后也不容易被人发现。如果是在酒吧等娱乐场所,如果有人把它放进饮料或酒里,不容易被察觉。

在以往警方查获的案件里,发现有人故意把冰放进酒水里,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吸食,最后成瘾。

危害是第一代品1000倍

“蓝精灵”是属于新精神活性物质。新精神活性物质又称“策划药”或“实验室品”,是不法分子为逃避打击而对管制品进行化学结构修饰得到的品类似物,具有与管制品相似或更强的兴奋、致幻、麻醉等效果。

新精神活性物质在2013年《世界品报告》中首次被提出。联合国对其定义是,没有被联合国国际公约(包括《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和《1971年精神药物公约》)管制,但存在滥用,并会对公众健康造成危害的单一物质或混合物质。

新精神活性物质也被称为“第三代品”。(第一代品是指海洛因、大麻、可卡因等传统品,第二代品指冰、黄粉等合成品。)

比如之前警方发现的笑气、恰特草、小树枝、跳跳糖等,都属于新精神活性物质。

值得警惕的是,第三代品对人体的健康危害极大。

据了解,许多新精神活性物质的理作用比海洛因、吗啡等传统品更加强烈,像我国列管的U-47700的药效约是吗啡的7.5倍。

少量吸食新精神活性物质,人会出现心动加速、血压升高、肝肾功能衰竭等急性中症状。大量吸食后会引起偏执、焦虑、恐慌、被害妄想症等反应,严重的会精神错乱,甚至抽搐、休克、脑中风死亡,危害是第一代品的1000倍。

新精神活性物质,主要以中枢兴奋和致幻作用为主,因此,滥用后急性中情况下主要表现为发生不可控制的兴奋、易激惹、冲动、性乱行为,并由此导致性病、艾滋病、肝炎等传染性疾病的感染传播。

“绝命师”伪装各类管制品种

新精神活性物质的管制是国际禁领域公认的难题。

现在,全球已发现的品种从2012年的7类251种增加到2017年的9类789种,报告发现的国家和地区由2012年的70个增加到2016年的107个。

但新精神活性物质繁殖能力超强。

境内外的“绝命师”们为逃避打击,一旦发现某品种被列入管制,就会在短时间内研制出新的非列管新精神活性物质。另一些人还会改变过去照单生产的固有模式,开始自主研发非列管品种并向外推销。

新精神活性物质的滥用问题主要集中在欧美、俄罗斯和日本等发达国家和地区,但在中国内地地区也有发现。

2016年,中国内地地区共发现22份可直接吸食的新精神活性物质制品,主要由云南、湖北、辽宁等地公安机关在娱乐场所缴获。

从外观看,这些制品以香料、花瓣、烟草及电子烟油等形态出现,与海洛因、冰等常见品相比伪装性更强。从成分看,它们含有多种合成大麻素成分,具有较强的致幻作用。

“由于具有更强的伪装性,使得许多青少年出于好奇或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开始接触这种品”,这类物质多为海外代购或留学生等群体带入,吸食者多为青少年。

注意:品的伪装还有这些!

见到的话请警惕!

来源:都市快报(ID:dskbdskb 记者 程潇龙,首席记者 杨丽,通讯员 应伟健 杨鹏)、人民日报微博

推荐阅读